善是養生的階梯

2015-02-14
編輯: 思想感情 暫無評論
Handsome

1. 上善若水,養生之本。

中國有句古話叫作“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許多人對此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在宇宙之中,星球皆為圓形,它們的運行軌跡也是圓的(包括橢圓),起點即終點,終點又是起點。 宇宙的運行規律如此,必然決定了人間事物運行的軌跡是圓的。善與惡的意念是一種力,可稱為念力。念力產生之後,必然回歸到發出這一念力的人。一次,一位著名的歌唱家告訴我,文化革命中,她的腰被一造反派踢傷,落下腰痛病至今。我說:“可以斷定,那個造反派最終應該腦子生病。 ”歌唱家講:“他死於腦萎縮。”她又問:“你如何知道此結果?”我回答:“終點必是起點。腎主智通腦,主髓,此人踢壞了你的腎,傷腦也是必然的。陳毅元帥痛斥林彪時曾說過: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辰未到。結果證明,林彪的下場終有惡報。”

老子講:“上善若水,居辱得寵。”大海居於最低處,才能使千萬條江河投奔她而去。善的習性雖然柔如水,但力大無窮,可以改變人的內在機制。科學家做過實驗,給幾十個人放映一部能引起同情心的影片,然後進行檢查,結果是:所有人的免疫功能急劇上升。人免疫力的增強,決定了身體抗病能力,可見善良心態對人養生的重要性。善良心態似柔和的水,養育著 人的臟腑,使之平衡暢通。

中國古代智者最理解善的真諦,所以無論身為君主還是百姓,言行不敢離善。《宋世家》記載:宋景公夢見心被熒惑(古代天文學上指火星)包了起來。他叫來星相學專家子韋詢問。子韋說:“此兆預示可能有大禍降在你頭上。不過,可以將大禍轉移到宰相身上。”宋景公說 :“宰相是我的左右臂,怎麼能為了我,而讓他受禍呢?”子韋說:“可以轉移到百姓身上。” 宋景公說:“君王應該愛民。”子韋說:“可以轉移到年成上。”宋景公說:“年成不好,民眾挨餓,吾為誰君?既然我天數已盡,就讓它結束吧。”子韋說:“天雖然高,但對下面的事一清二楚。你講了三句話,道出了你善的本性和崇高的君德,天必賞你三次,延長二十一年的壽數。觀看今夜災星移動便可證實。”夜裏,那顆星果然移動了三次。

用天人合一的思想理解這個寓言,大人物的善念一動非同尋常,每一動7年,三動 21年。看來宇宙間的任何事物,都是宇宙整體運動的組成部分。這不禁使筆者聯想起王光美同志 曾在《人民日報》上寫的一篇悼念文章,記述了將劉少奇主席骨灰撒入大海的情景:事先,氣象臺預測青島地區天氣晴好。王光美和家人登上軍艦後,天空突然轉陰;當撒骨灰時,天上下起了細雨; 撒完骨灰後,雨過天晴。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劉少奇的高尚品德感天動地,所以他的骨灰與大自然融為一體時,天地必有感應,正如文章最後一句話所說,真是天遂人願啊!

大人物的善良和美德可以與天地共振,小人物行善也可得天地照應。《列子》記載:宋國有仗義行善者,三代都不鬆懈。突然,他家黑牛生白犢。有人問孔子,孔子說:“這是吉兆。” 之後,這家主人眼瞎了。一年過去,黑牛再次生白犢,主人的兒子眼也瞎了。官府給養這個家庭。後來,楚國攻打宋國,宋國的男子當兵參戰,死去過半,這家父子因眼瞎不能充軍而免於一死。待楚宋兩國戰爭結束,這家父子倆的眼睛突然複明。

古往今來,善與養生密不可分。只有懷有善良的心地,才會保持松靜的心理,身心松靜才會接受宇宙間良好的資訊,才能與天地整體運動和諧,得到照應。這就是上面所講事例的道理 。

2. 善養父母,滋養福根。

世上一切事物都有根源,否則,便成了無源之水,無本之木。父母的精血造就了子女,是子女的根源。有人道:父母與子女各為單體,何根之有?此種觀點,正是受人的感官局限所致,猶如前面提到的唯視主義,承認可視的,否認不可視的。這種認識在於不懂茫茫宇宙是陰陽各半。1994年,我為一個79歲的老物理學家看病,隨便談起學術問題,他認為有反物質的存在。他說:“有正電,必有負電。那麼有物質,必有反物質。有時空,也必有反時空的存在。”我認為老專家的話是對的。我們前面講到了太極圖,它是中華民族的祖先畫的宇宙規律圖,它告訴我們陰陽各半乃宇宙構成的基本形式。既然父母有形的精血構造了子女,兩者之間就必然有一種無形的“場”相聯繫。這種“場”可稱為“生物場”。“生物場”是無形的,就像磁場、引力場等雖然無形,但都是客觀存在一樣。如一位婦女突然心臟病發作,醫院檢查結果,此人過去沒有心臟病史,現在也沒有病變。後來從電話裏才知道,這個婦女心臟發病的同一時間, 其女在國外被車撞破了心臟。我們把父母對兒女之間的這種“場”稱之為“場根”。

對父母善則根壯葉茂,否則根斷樹枯。在生活中,我們可以看到一種現象,凡是對父母孝敬的人,得道多助,平安常在。即使有險也可過去。虐待父母之徒,絕無善終。我曾認識一個人,他家中存有鉅款,成天吃喝嫖賭,卻不贍養母親,並將80多歲老母打出門外。不久,他突然癱瘓,臥床兩年,最後財盡命絕。其子常謾駡祖母,結果也在他死後因犯罪而被判刑。贍養父母是人之根本,也是國泰民安的重要因素。中國封建社會歷代統治者都不敢輕視此事。中國傳統文化將不孝敬父母視為大逆不道,歷代政府刑法均將打罵父母定為十惡不赦的大罪。統治階級清楚,一個人如對父母不孝,那麼他對朋友的信義是虛偽的,對國家的效忠也是假的。人不如禽獸,又怎能國泰民安?佛學上講“四恩報”:一報佛法僧三寶之恩,二報國土養育之恩 ,三報父母生育之恩,四報眾施主施捨之恩。佛家把信仰、愛國、孝敬父母、愛護民眾視為一體,是一種大善。因此,贍養父母不僅僅滋養自己的福根,也是利國利民的大事。

現代人重視養生,但懂得養生與善養福根之道理的並不很多。古代賢明者孝敬父母堅定不移,無論父母活在世上還是故去。這正是由於他們懂天地間的道理。筆者母親曾講過她村裏的一件事。有一男子虐待老母。一日欲將孩子吃剩的飯倒進狗盆,饑餓的老母說:“給我吃了吧。”他罵道:“給狗吃了,它能搖搖尾巴,你吃了能幹什麼?”說完把飯倒進狗盆。此逆子第二天突然患怪病,從頭到腳生瘡流膿,腿不能站,走路靠爬行,像狗一樣。他到處求醫無效,一日遇到一雲遊高人指點迷津道:“因大不孝,你已斷了人根,不久將壞爛枯竭而死,百藥難 治。玄病只能玄醫。從現在起,你和妻子兒女要誠心孝敬你的高堂,你還要每日跪在街頭,逢人便講你虐待老人而患此病,告世人莫跟你學。百日之後,或許有救。”此逆子遵高人指點,每天認真去做,百日之後,果然大病痊癒。從這個故事可以看出,反時空和時空是負陰抱陽並存的。人只注意有形的事物是不行的,還要重視不可視的事物。孔子講:人知道鬼神有好處,可以約 束自己。

人對在世的父母要孝,對謝世的父母乃至祖先也要有思念之心。建國以後,毛澤東先生回 韶山 ,還親自到父母墳前祭奠先人;抗戰時期,毛澤東先生向人文祖先軒轅黃帝發表了祭文。其道 理不言而喻。

3. 善待他人,以生福光。

光是有一定波長的,人具有產生這種波長的功能。人感恩的意念或憎恨的意念,都會形成一種波長射向目標。幾千年來民間流傳的祝福或詛咒,就有這種作用。佛學將意念稱為念力, 一個簡單的試驗可以證明此力的存在:先將兩手比照,證明同樣長短之後,將一隻手放鬆(男左女右),加意念讓它變長。一般情況下,5分鐘後,它可比另一隻手長1釐米左右(過幾分鐘後還可恢復原狀)。這個試驗證明,意念可以轉化為力。有 一次,各路的特異功能者雲集一處表演。朋友請一位全國著名的大活佛觀看。活佛未露面,只是在休息室隔窗觀看。當場,所有的特異功能者均無功能了,可見念力能量之大。 陽德主榮,陰德主壽。中國民間歷來有積陽德、積陰德之說。積陽德即為他人做了善事並被人知道,贏得了他人的讚譽或應有的回報。這種善報已在可視的時空中完成。積陰德卻不同,為他人做了善事不被世人知道,善報沒有在可視的時空中完成。這種善報只能通過不可視的時空完成。這種善報未使人得到可視的榮華富貴,但使人得到了不可視的壽命延長。史書曾記載這樣一個故事,有位著名的卦師曾斷定一人40歲時必死,後來此人不但未死,而且60 歲時還當了宰相。占卜極淮的卦師心中不服,一種強烈的理念驅使他非要查個究竟不可。他終於查出,這個宰相在二十幾歲時曾拾到一串價值連城的鑽石項鏈,他沒有貪欲,將原物交還失主而不求回報。此事令老卦師深受震動,悟出一個大道理,他對天長歎:“富貴有命,生死在天,天在哪里,在人心中。陰德充盈,也能沖出五行。”這種積陰德和壽命延長之間的聯繫究竟是一種什麼現象,難以用定性定量的方法解釋,只能用模糊數學的方法思維。那些陰德高的人,身上放射著一種光,被稱為德光,氣功高人晚上練功時,可以看到某一區域有這種德光, 見此光便知此地有陰德高超之人。德光強,品質密度必高。這種品質可以用核燃料作比喻,它雖量小但密度卻很高,幾克抵得上成百上千公斤煤產生的熱量。這種陰德能量對維護生命肯定是有好處的。有科學家曾提出一種假說,認為人有生物時鐘。人出生時內部機制已對生命的時限做了設定,時間一到,體內即分泌出死亡素,導致人死亡;還有一種說法,認為人如一支顯像管,出生時已確定了它使用的期限。按上述假說,我認為通過積陰德而使自己內在品質密度提高,可以突破生命極限的設定。這就是民間講的“陰德充盈,沖出五行”的道理。

人善心靜,養血益氣。人在受到善的撞擊時,常會感到一股暖流沐浴全身。善是人體積極因素的起動器,讓身體每一個細胞都充滿善,可加快氣血流通。記得剛當兵時,一次押解犯人途中停留吃飯,本來犯人可以自己隨便盛湯,可一位管教卻一勺勺地往犯人碗裏添。我好生奇怪。待管教離開,我也效法管教給犯人碗裏添湯,忽然有陣陣快感通遍全身。那時我尚不知善待他人與養生的關係。我之所以二十多年以後對此事仍記憶猶新,就是因為那種快感令人難忘。由此可以聯想到一些人甘願做助人為樂的“傻子”,他們樂在其中,是一種天性的需要 ,也只有他們才能感受到其中的愉悅和奧妙。這是缺乏善心與悟性的人難以理解的。

善待他人不僅可以延壽、氣血暢通,還可以令面容秀美。中國民間有句古話:“相隨心變。善 能使鬼變成人,惡能使人變成鬼”。此話千真萬確。我們生活中之人,有的鼻眼端正,但並不美,仔細想來,因其面部每一細胞裏都缺少善的內涵。有人相貌平平,卻令人感到親切和不凡,這是因其由表及裏透著善。一個日本心理醫生曾治療過一女性患者。此女兩腮奇大,像扣了兩個乒乓球,無奈只能用口罩掩蓋。經心理醫生追問,此女道出真情。原來她見到比自己好看的女人就恨得咬牙切齒,久而久之,兩腮變形,到處尋醫不見療效。心理醫生告訴她,此病無法用現有的物理和化學手段治療,但只要悟出一個字的道理,即可病癒,這個字是善。其做法是:每見到一個女人,就從心裏祝願她長得更加漂亮,久之必有療效。此女遵醫囑,半年之後兩腮 恢復原狀,臉上的橫肉也消失了,變得溫和而可愛。

有人講,生活中有害我者,如何對其行善?消除此念,須跳出一般的思維。比方說,大水即 將來臨, 可螞蟻還在爭鬥你死我活;洪水一過,雙方均亡。對此,我們思維的方式屬三維空間,可以看清;螞蟻的二維空間思維模式則看不清這一點。那麼,在四維空間看我們人與人的爭鬥,不 是像我們看螞蟻一樣嗎?

人與人之間應以德報怨,不要針尖對麥芒似地以怨報怨。心積舊怨,何談養生?我們中華民族自古以來屬禮儀之邦,可近些年來一些風氣不盡人意,一些惡意怨氣在市面上隨處可見。一日,我聞聽窗外一婦人送兒子上幼稚園,囑咐道:“兒子,可記住了,有小朋友打你,你就打他。人家沒打你,可千萬別打人家啊!”可見不懂善的大道理,不僅害自己,也貽害後代。

中國古代賢者把以德報怨作為修身養性的重要方面。保持一個豁達的心態,是有利於養生的。元代吳亮所著《忍經》裏記載這樣一個故事:有一大臣王德與人為善,上至官員,下至婦女兒童,外至少數民族,無人不知。禦史中丞孔道輔等人因一件事向皇帝奏了王德的過錯, 王德被罷免樞密院的官職,出京城鎮守外地,後又被貶官去隨州。官員們為其憂慮。而王德 卻如同沒事一樣,神色不變,只是不交賓客朋友而已。一段時間以後,孔道輔去世了,有朋友說: “這就是害你的人的下場!”王德傷心地說:“孔道輔在其位謀其事,怎麼能說害我呢?可惜 朝廷損失了一位直言忠誠的大臣。”

這位王德以善待人,以德報怨,其度量之大,決定了他心胸必然豁達,因而他也存不住什麼瘀滯類的病。其實,矛盾是永恆的。如果一有矛盾就忌恨,必傷心肺。人在矛盾中能順其自然,不僅對身體無害,還可磨煉人。玉,是溫潤的物品,如果用兩塊玉相磨不成器,必用粗硬之物才行。這如同君子與小人相處一樣,雖有時被小人所傷害,卻能得以修煉,如能煉得避開小人之攻擊,不斷提高預測能力,反而會成為聖人君子。

善待他人必生福光。這是一條定律,悟出此番道理並付諸行動的人,才能受其益,知其妙 。願有造化之人沐浴在福光之中。

4. 善待動植物,求其靈氣。

人類經過對動植物的狂砍亂殺,遭到大自然報復之後,才開始明白生態平衡和人類生存的一致性。聯合國和各成員國先後頒佈了相應的法律,採取了保護自然環境的措施。

人與大自然相互依存的關係,是中國古代“天人合一”思想的組成部分。中國封建社會歷代政府的法律,都規定了“秋斬”制度,即春天定罪,秋天問斬。先輩認為,天人是合一的, 春夏之間草木茂盛生機勃勃,人雖非草木,但亦屬自然界組成部分,其生死應合于自然。秋天 草枯葉落,斬首罪犯才合天地秋殺之時。

中國的先哲認為,動植物是大自然的組成部分,與人具有相似的靈性。《聊齋志異》裏 記載許多動植物有人性的故事,被稱為神話。實際上,隨著人們認識的提高和發展,有些 也未必是神話,而是一些具有超常感官能力的人,感知到了動植物的思維和情感。現代科學證明,植物也是有思維和情感的。報載有科學家在一盆盛開的花上安裝上特殊儀器裝置,模仿鬼哭狼嚎的聲音,此花立刻發抖和瑟縮,僅5分鐘左右便死掉了。相反,給它放美妙的音樂,它卻發出陣陣香味。動物更是如此。1996年4月,報載海南一位婦女,看到一隻龜往她家牆上爬時跌落下來,她將龜救回家喂了十幾天後放生。第二年的清明,這只龜又找上門來。幾年來,此龜年年在清明時節到這位婦女家探“親”。

類似的事情很多,從不同的側面證明了動物有思維和情感。動物與人同屬於生物,只是思維和情感表達的方式不同,而無本質的差異。

動物的靈性與人的身體健康相關聯。中國古代有道行的人懂得這一點,因此視動植物為友,求其靈氣。一些真正的大師深居無人之處,與動植物為伴,與山水為鄰,其道理之一,也是求動植物和山水的靈氣。修道之人愛惜動植物,養生之人也應如此。民間有一故事,講的是張李兩個趕考書生,路見一條狗,狗因天熱而伸出長舌喘氣垂涎。張書生見狀認為可氣,打了狗幾棍子揚長而去。李書生見狗可憐,打一桶井水讓狗飲。二人先後到了考場,張書生突然腦中一片空白,面對卷子一字答不出來。李書生本是大病初愈,氣血不足,頭昏眼花,可卷子一到手 ,立感氣通血暢,心明眼亮,手中的筆不由自主地在紙上行雲流水,可謂妙筆生花。李書生最終名列榜首,而張書生名落孫山。

元代《忍經》記載了兩件事:後漢時有個楊寶,弘農人。7歲時,在華陰見一隻黃雀被鴟攻擊落地,招至許多螞蟻圍剿。楊寶見其可憐,救起它並以黃花餵養百日,待痊癒後放生。黃雀晨去夕歸。有一夜,夢中黃雀變為一黃衣童男,向楊寶反復施禮,說:“我是西王母使者,去蓬萊,遭鷹攻擊,感謝你救我。現在我接受派遣到南海去,向你告別。”說著拿出4枚白環,“ 保存好這些環,你的子孫可以官至三公。”黃雀飛走,再無音信。此後,楊寶、楊震、楊秉、楊彪四代人均為官三公。另一件事是:楚國有一人姓祝,字元暢。在去齊國的路上,見沙中有一蛇頭上有血污,他用棍子挑起蛇放進水中離去。回來時路經此地,見這條蛇口含一顆珠子奉送,元暢不敢接。晚上,見門外有一片光亮,推門出去,一條蛇吐出一顆珍珠離去,此珠巨大。

鳥雀屬飛禽,蛇屬魚龍,它們被救知恩圖報;如殘害它們,其報復也是自然的。這些史料雖無法考證,但也說明中國古人早就認識到人對待動植物的態度與養生保健有密切的關係。現有的科學手段還無法解釋人與動植物靈性之間的關係,可是在生活中令人深思的事情卻時有發生。

佛道兩家不殺生是有其深刻道理的,除了修煉性善之外,還有一個重要原因:生靈在被殺的瞬間,有可能釋放一種干擾波,破壞人的臟器或意志,其報復的時間或長或短。這種生靈主要指那些野生動物,因為人們往往不知道它究竟生長了多少年,內在的品質究竟有多高。

總之,善是偉大的,是世界上最有力量的,最具生命力的。佛、道之所以經久不衰,重要的一條是弘揚善。善是養生的階梯,沒有善就難以昇華。

古風

古風

一個對各方面網絡資訊充滿興趣和熱忱的科技人,喜歡傳達自己的人生哲學、分享自己做人道理的人。